1.59亿史上最高侵害商业秘密赔偿判决出炉!最高法:知识产权高额判赔案件会越来越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3-15 16:30:12 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对嘉兴市中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等与王龙集团有限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上诉案进行宣判,判决王龙集团公司等赔偿技术秘密权利人1 59亿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郃中林介绍,未来将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工作力度,高额判赔案件会越来越多。
东莞商业秘密律师
  最高人民法院2月26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两周年的有关情况。
  同样在2月26日上午,人民法院史上判决赔偿额最高的侵害商业秘密案件落下帷幕。最高人民法院对嘉兴市中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等与王龙集团有限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上诉案进行宣判,判决王龙集团公司等赔偿技术秘密权利人1.59亿元。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郃中林介绍,未来将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工作力度,高额判赔案件会越来越多。
  郃中林还介绍,2021年将加大司法反垄断工作力度。依法受理和妥善审理各类反垄断民事和行政案件,适时明确有关裁判规则,积极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不断刷新惩罚性赔偿新高
  “香兰素”是全球广泛使用的香料,嘉兴中华化工公司曾是全球最大的香兰素制造商,占据全球香兰素市场约60%的份额。
  2010年,公司前员工、被告傅祥根从王龙集团公司获得报酬后,将“香兰素”技术秘密泄露。2011年6月起,王龙科技公司开始生产香兰素,短时间内即成为全球第三大香兰素制造商。
  2018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王龙集团公司、王龙科技公司等构成侵犯涉案部分技术秘密,判令其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及合理维权费用50万元。
  二审中,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各侵权人连带赔偿技术秘密权利人1.59亿元(含合理维权费用349万元)。
  因涉案侵害技术秘密行为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可能涉嫌刑事犯罪,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将相关涉嫌犯罪线索材料移送公安部门处理。
  知识产权法庭在去年还作出了最高法院首例惩罚性赔偿判决,以侵权获利的5倍确定赔偿数额3000万元。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周翔介绍,知识产权法庭正积极配合推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有关司法解释的起草与制定。下一步,将会持续深入贯彻严格保护的精神,不断提升案件裁判的统一、合理和可预知性,使司法救济更加及时、更加充分,更大限度地保护和激发创新活力。
  维护华为和国家合法权益
  作为审理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的国家统一终审机构,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下称“法庭”)的裁判规则和审理质效,直接影响到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知识产权战略的实施。
  郃中林介绍,2020年,法庭受理的涉战略性新兴产业案件占全部案件的比重超过1/8。法庭审理了一大批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案件。
  比如,在华为公司诉康文森公司标准必要专利案中,法庭创造性运用民事诉讼法中的行为保全制度,作出我国知识产权领域首例具有“禁诉令”性质的行为保全裁定,并首次探索适用日罚金措施,直接促成当事人达成全球范围内的“一揽子”和解协议,有效维护了我国家利益、司法主权和企业合法权益。
  2021年三项工作重点
  郃中林介绍,2021年,知识产权法庭我们将立足促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加大对关键核心技术、重点领域、新兴产业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保驾护航。
  一是加大对关键核心技术保护力度。将在妥善审理涉及各种技术领域的知识产权和垄断纠纷的基础上,重点审理好涉及新基建、新技术、新材料、新装备、新产品、新业态的新类型纠纷,加大对关键核心技术以及新兴产业、重点领域、种源等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依法界定行为界限,合理平衡各方利益,促进增强国家、企业和个人的自主创新能力。将在年内发布关于审理植物新品种案件的司法解释。
  二是加大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工作力度。重点要用好用足法定的赔偿计算规则,深入推进惩罚性赔偿制度落地见效。未来将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工作力度,高额判赔案件会越来越多。
  三是加大司法反垄断工作力度。依法受理和妥善审理各类反垄断民事和行政案件,适时明确有关裁判规则,积极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两年试点的经验与不足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2019年1月1日正式揭牌运行。现有法官39人,全部具有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其中43%是博士,36%有理工科和法科复合学历背景,25%有海外留学经历。
  两年间,共受理案件5121件,审结4220件,结案率82%。其中,2020年审结2787件,比2019年增加1354件,同比增长近95%。
  “从过去两年的试点情况看,在国家层面建立一个统一的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构不仅确有必要,也十分重要。改革的预期目标已经基本实现,改革试点的方向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在国家层面统一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的改革方向应予坚持。”郃中林说。
  但郃中林也提到,通过试点,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和不足,最主要的问题是目前受理的二审案件约占最高人民法院全部二审案件的70%,一定程度上影响最高人民法院作为国家“政策性法院”职能的发挥,目前的国家层面知识产权案件上诉审理机制还有进一步改革和完善的空间。
  “下一步,我们将在全面总结三年试点工作情况的基础上,提出进一步改革和完善的建议。”他说。
  (作者:王峰 )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转载或引用资讯均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不慎触及到权利人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侵犯老东家商业秘密 东莞四名离职高管被判赔偿320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