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东莞市2016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例
2017-06-05 08:48:13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评论:0 点击:

在4 26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保护促进创新,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邀请多家新闻媒体与知识产权审判法官共同对候选的“东莞市2016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例”进行评选。

    民主与法制网广州4月25日讯(记者 陈创中 通讯员 王创辉)在4.26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保护促进创新,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邀请多家新闻媒体与知识产权审判法官共同对候选的“东莞市2016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例”进行评选。经过广泛地讨论,结合各案例在司法公正和保护创新方面的示范意义,最终评选出莞市德龙健伍电器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四案,泉州丰泽正月娇工艺有限公司诉东莞市梵歌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东莞市艺贝家居饰品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东莞市机明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黄某镖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等十个案例为“东莞市2016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例”。十大案例分别是:

    一、(2014)东中法知民初字第345、363-365号原告SEB公司(SEB S. A.)诉被告东莞市德龙健伍电器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四案

 

    基本案情:原告SEB公司是一家依据法国法律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厨具等小家电生产商,业务遍及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告东莞市德龙健伍电器有限公司位于东莞清溪镇,是意大利Delonghi集团旗下的一家专业从事高端家用电器设计与生产的意资企业,“Delonghi”品牌畅销欧美、日本以及东南亚各地。SEB公司于2007年02月01日获得了“带有搅拌装置的烹饪器具及相关方法”的发明专利(以下简称“本专利”),2014年11月7日,SEB公司向本院诉称,原告在欧洲购买到一款标有“”商标及“Made in China”字样(型号:FH1363)的油炸锅,经技术分析,该油炸锅已落入原告的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经原告进一步调查发现,“”为意大利德龙器械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商标,涉案产品系意大利德龙器械有限责任公司在中国的关联企业---东莞德龙建伍电器有限公司制造并销售出口的。原告认为,被告未经原告许可,为生产经营目,擅自大规模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情节严重,依法应承当相应法律责任,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实施侵害原告ZL 201010286923 .X号发明专利权的行为,包括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等;2、判令被告立即销毁库存侵权产品、半成品及专用于制造被控侵权产品的模具;3、判令被告每案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壹佰玖拾万元(小写:1,900,000元);4、判令被告每案赔偿原告为制止被告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十万元(小写:100,000元),包括律师费、公证费、差旅费等;5、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裁判要旨:原告SEB公司(SEB S. A.)的撤诉申请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准许原告SEB公司(SEB S. A.)撤回对被告东莞市德龙健伍电器有限公司的起诉。

    推荐理由:因本四案涉及东莞本地高端家用电器生产企业及大型外资公司,同时又是我院首例厨具类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一旦认定被告侵权,被告将停止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这对被告的生产经营将是致命性的打击。案件受理后,东莞中院民三庭高度重视,由程春华法审判长亲自承办并挑选业务骨干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首先,针对原告的证据保全申请,民三庭坚持本土企业、外地企业与国外企业同等保护的原则,在不影响被告正常生产经营的前提下,按照法律的规定对被告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及时进了保全并要求原告缴纳了担保金。其次,通过组织双方对本案证据进行充分质证,并根据进一步查明的案件事实,办案法官重新分配双方的举证责任,同时对双方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进行了详细而明确的释明。其后,因案件双方当事人均涉及国外企业,为消除当事人对中国法院不必要的疑惑和顾虑,庭审过程中全程邀请新闻媒体及社会公众旁听直播,庭审结束后,东莞日报、东莞阳光网等媒体纷纷进行了宣传报道。再后,因案件专业性强、审理难度大以及案件处理结果对被告影响巨大,又了解到被告就本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申请无效且被受理,另外还有两个类似的案件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等待审理,故合议庭并不急于就本案进行草率结案处理,而是先由合议庭合议出初步的处理结果并草拟了裁判文书,然后根据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无效审查情况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案件审理情况,再做最后处理。最终,本案专利于2016年4月14日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专利权无效,原告SEB公司于2016年5月7日向本院撤回诉讼,本四案得以顺利审结。

   二、(2016)粤19民终6414号泉州丰泽正月娇工艺有限公司诉东莞市梵歌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东莞市艺贝家居饰品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泉州丰泽正月娇工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月娇公司)是一家生产树脂工艺品、布艺饰品的公司,其享有作品“鹿头壁挂”的著作权, 2014年1月,正月娇公司对该作品进行了著作权登记,登记证书上记载的作品首次发布时间为2013年10月,并附有“鹿头壁挂”不同角度的照片。2014年3月,正月娇公司开始通过网站销售鹿头壁挂产品。东莞市梵歌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梵歌公司)在网站上销售东莞市艺贝家居饰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贝公司)生产的“驯鹿壁挂”,其外形与“鹿头壁挂”基本相同。正月娇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认定梵歌公司、艺贝公司侵犯了其享有的“鹿头壁挂”作品著作权,并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责任。梵歌公司、艺贝公司辩称:首先正月娇公司进行著作权登记的内容是鹿头壁挂的照片,其对照片享有著作权,对壁挂本身不享有著作权;其次,梵歌公司并没有接触、了解过正月娇公司的“鹿头壁挂”产品,其生产的驯鹿壁挂是案外人谭某创作的,该作品于2015年1月进行了著作权登记。

    裁判要旨:正月娇公司主张保护的作品 “鹿头壁挂”作为家居装饰品的一类,属于实用艺术作品,首先它具备一定实际用途,具有实用性;其次,作品设计元素虽取材于野生动物,但在结构、造型、风格以及色彩、线条等构成元素上均有一定的艺术加工,体现了一定的智力成果和艺术创作程度;作品兼具实用性、艺术性和独创性,构成实用艺术作品,可以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梵歌公司、艺贝公司称正月娇公司的作品是照片,混淆了证明材料和作品,没有对作品性质做出正确判断。正月娇公司在被控侵权行为发生前,已经通过网络等媒介向市场公开发售鹿头壁挂产品,被控侵权的驯鹿壁挂与鹿头壁挂基本相同。梵歌公司称案涉侵权产品系案外人谭伟宁创作,但其提交的版权证明登记时间在正月娇公司的版权证明之后,不能对抗在先形成的权利。综合上述分析,法院最终认定梵歌公司和艺贝公司侵犯了正月娇公司的著作权,并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

    推荐理由:我国著作权法在规定作品的范围和类别时,没有将“实用艺术作品”作为一个特定类别在法条中予以规定,所以司法实务中,实用艺术作品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一直有争议。本案中,合议庭认为“实用艺术作品”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著作权法保护的就是其艺术性部分,只要案涉作品具备一定的艺术性,且该艺术性可以与实用功能相独立,就应当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从这一角度出发,最终认定正月娇公司的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东莞加工业发达,在家具、家居饰品等行业有很多产品属于“实用艺术”作品的范畴,本案明确了这些产品受著作权法保护,对鼓励产业创新、维护行业良性竞争有着积极作用。

    三、(2016)粤1973民初9827号东莞市机明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黄某镖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基本案情:东莞市机明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发、设计、销售计算机软件及提供计算机软件技术的咨询服务的公司,是机明自动编程系统V6.15.4.2(软著登字第1022511号)。软件的著作权人。黄某镖系另一品牌自动编程系统的销售商,其在用于销售软件的QQ的空间中发布了对机明公司自动编程系统具有诬蔑、侮辱等内容的言论。

    裁判要旨: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四条规定:“经营者不得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黄某镖在其个人使用的QQ空间中发表言论,转发文章等行为属于其合法权利及自由,但该行为不得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更不得发表或转载带有虚假、歪曲、捏造、诬蔑、侮辱等内容的言论,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声誉。黄某镖销售的编程软件与机明公司的编程软件针对的是相同类型的消费者,二者存在业务上的竞争关系,黄某镖在其用于销售软件的QQ的空间中,发布了夹杂大量诋毁机明公司产品的文章和评论,其内容已超过正常言论的必要限度,违背了评论应有的客观性,具有攻击性和侮辱性,必然会对相关向其购买编程软件的消费者产生不良影响,故认定黄某镖在其QQ空间内发布带有诬蔑、诋毁内容的行为损害了机明公司的商业信誉及商业声誉,构成不正当竞争。

    推荐理由:本案为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被告作为一名电脑软件销售商在其用于销售软件的QQ的空间内发表诋毁竞争对手言论的案件,案情新颖;此外,认定针对具有竞争关系产品的评论类言语是否正常及合理,也是本案涉及的问题,具有典型性。

    四、(2016)粤1972刑初1216号于某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基本案情:公诉机关指控自2012年5月开始,被告人于永华在本市长安镇涌头社区永盛路4号无证经营欧派饰品厂。2015年10月期间,于永华接到“小弟”的订单,为“小弟”加工“Tiffany&co”标志的戒指1万个,每个戒指收取加工费4.5元。2015年10月28日14时许,公安机关根据举报在上述地点将于永华抓获,并当场在生产线上缴获“Tiffany&co”标志的戒指10603个、“cartier”标志的戒指866个,在工厂纸箱处缴获已经打包好的“Bvlgari”标志的戒指1134个,“LV”标志的戒指1203个,香奈儿标志的小配件51个,现场还缴获生产设备以及单据1批。经鉴定,假冒“Cartier”牌戒指、“Tiffany&co”牌戒指正品市场零售中间价格合共。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于永华无视国法,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法庭上被告人于永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认为:1.公诉机关对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过高,案涉侵权产品仅收取4.5元/个的加工费;2.公安机关查扣的机器设备“将王机械”用于雕刻花纹,并未用于加工案涉侵权产品,申请返还。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也不持异议,但认为:1.公诉机关对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过高,案涉侵权产品的实际售价应为4.5元/个;2.被告人认罪态度好、社会危害性较小、是初犯、偶犯,具有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3.被告人家庭困难等。

    裁判要旨: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认为,自2012年5月起,被告人于永华在东莞市长安镇涌头社区永盛路4号经营欧派饰品厂,该厂并未经工商登记注册。2015年10月期间,被告人接到“小弟”的订单,为“小弟”加工“Tiffany&co”标志的戒指1万个,每个戒指报价4.5元。被告人亦加工生产“cartier”标志的戒指。2015年10月28日14时许,公安机关根据举报在欧派饰品厂将被告人于永华抓获,并当场在生产线上缴获“Tiffany&co”标志的戒指10603个、“cartier”标志的戒指866个(按单价10元/个的市场售价计,价值约为114690元),查扣用于抛光的抛光机马达三台、用于切胚的数控机床四台、用于雕刻花纹的将王机械二台,另缴获已打包“Bvlgari”标志的戒指1134个、“LV”标志的戒指1203个、香奈儿标志的小配件51个及单据1批。

    对于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被告人主张案涉侵权产品的实际售价为4.5元/个,但4.5元的单价系被告人给同案犯的报价,并非对普通消费者的市场售价,不能体现侵权产品的实际货值,故本院对于被告人关于侵权产品售价4.5元/个的主张不予采信;对于案涉侵权产品,品质明显低劣,不可能按照被侵权产品的价格出售,故公诉机关按被侵权产品的价格认定案涉货值,明显与事实相悖,有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条关于刑事诉讼必须以事实为根据的原则,故本院对公诉机关对案涉侵权产品价值的认定亦不予采纳。综合考虑案涉侵权产品的材质、品质、加工费成本、销售范围及对象等因素,结合生活经验,本院判断案涉侵权产品的价格约为10元/个。被告人加工生产“Tiffany&co”标志的戒指、“cartier”标志的戒指合计11469个,故非法经营数额约为114690元。

   关于量刑。被告人于永华受人委托加工生产侵权产品,工艺简单、获利少,不掌握销售市场,在产业链中处于底端,因而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并依法从轻处罚。

    关于犯罪工具的处理。被告人于永华称公安机关查扣的设备“将王机械”并未用于加工案涉侵权产品,但被告人在犯罪现场对案涉设备用以加工侵权产品进行了指认,并确认“将王机械”是用于雕刻花纹,并有证人罗某隆的证言予以佐证,可见“将王机械”亦是用于生产加工的其中一个环节,系犯罪工具,依法应予没收。

    推荐理由:本案被告人销售的侵权产品为名牌戒指及配件,没有标价也无法查清其销售价格,如按照正品的市场中间价计算非法经营数额为123930700元,明显有违于一般常理。综合考虑案涉侵权产品的材质、品质、加工费成本、销售范围及对象等因素,结合生活经验,本院判断案涉侵权产品的价格约为10元/个。本案对实现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罪责刑相统一具有较大的参考价值。

    五、(2015)东一法知刑初字第56号李宗乐假冒注册商标案

   基本案情:公诉机关指控称,被告人李宗乐经营的东莞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为佛山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的代理商,代理销售带有佛山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的电子产品。从2009年开始,李宗乐在没有得到佛山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向辽宁省鞍山厚德电子有限公司下订单生产带有佛山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的电子元件并进行销售。根据现有单据,李宗乐已销售给祥森电子(深圳)有限公司假冒佛山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的电容器共计5510元,销售给盈纳电子公司共计140元,销售给日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共计16348元,销售给泰洋光电子有限公司共计5100元,以上总额为27098元。另外,李宗乐还销售给飞宏电子有限公司、茂硕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迈思普电子有限公司等。据统计,李宗乐于2015年1—3月共委托鞍山公司生产带有假冒佛山皓华公司注册商标不同规格瓷介电容器总数量为13441528个,价值1111988.3元。

    2015年4月15日7时10分,公安机关接报后到东莞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位于本市东城区立新荣达工业区一栋二楼仓库内,当场缴获带有佛山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的电子元件3639370个,经鉴定全部为假冒佛山皓华电子有限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总价值459876.92元(即已销售9802158个,总价值652111.38元),民警于当日14时许将被告人李宗乐口头传唤到派出所调查。

    裁判要旨:被告人口头授权加工方生产带有注册商标“”的电容器,且加工行为已经完成,故本案应为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犯罪既遂。东莞市皓华公司以公司名义委托加工方生产带有“”标识的电容器,并以公司的名义对外销售,体现的是单位意志,本案应为单位犯罪。但被告人作为该公司的实际经营者,生产、销售假冒“”标识的电容器均是由其指挥并决定的,被告人作为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直接负责人,其应当对东莞市皓华电子有限公司假冒注册商标的行为承担主要责任。

    六、(2015)东一法知民初字第74号原告香港周六福珠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诉张某某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香港周六福珠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于2004年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系第7519198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在所经营的珠宝首饰店的店面招牌、店内广告牌、柜台以及所售商品的首饰盒、首饰袋等处使用和原告第7519198号注册商标非常近似的商标。香港周六福珠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于2015年3月3日诉至原审人民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停止针对原告的第7519198号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0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

   裁判要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被告企图通过与案外人香港周六福黄金钻石首饰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合同的方式,让被告使用 “”标识的行为合法化,被告的上述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被告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与原告有关或直接认为是原告商品,故被告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

    推荐理由:本案系东莞首宗涉及境外公司企业名称与注册商标权冲突的案件。周六福为香港知名珠宝品牌之一。境外公司企业名称的取得虽不受内地法律调整,但其使用该企业名称在内地从事经营活动,必须遵守内地法律,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企业名称是用于区别不同企业的标志,具有专用属性,企业不得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企业名称。

   七、(2016)粤1971民初9361号原告裴某、李某诉被告汤姆森广东显示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汤姆森公司”)、汤姆森广东显示器件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以下简称“汤姆森公司东莞分公司”)职务技术成果完成人奖励、报酬纠纷

   基本案情:原告裴某、李某先后于2004年1月、2005年11月入职汤姆森公司东莞分公司,分别担任研发部产品设计科经理及研发部经理,从事彩色显像管核心技术及新产品开发工作。2012年至2014年期间,裴某、李某研究的“51CM超薄无枕校彩色显像管研制及量产”以及“51CM低成本纯平彩色显像管研制”项目于2015年3月获得广东省科技成果《登记证书》,该二项科技成果分别达到国际先进和国内先进水平。根据汤姆森公司东莞分公司出具的《经济社会效益分析报告》显示:“51CM超薄无枕校彩色显像管研制及量产”项目投产后,于2013年1月至2014年10月产生净利润达5052万元,预计2015年的净利润为3876万元,合计8928万元;“51CM低成本纯平彩色显像管研制”项目投产后,于2014年2月至10月产生净利润1030万元,预计2015年的净利润为1190万元,合计2220万元。裴某、李某认为他们在上述二项职务科技成果的完成、转化中做出重要贡献,显示器件公司应当在该成果转化成功投产后从其营业利润中提取不低于5%的比例对裴某、李某给予奖励和报酬,但其却未给予奖励。裴某、李某将该公司及其东莞分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共同向裴某、李某支付职务技术成果奖励、报酬300万元(裴某、李某各50%)及此款的逾期付款利息。被告汤姆森公司东莞分公司及其东莞分公司辩称,涉案两个项目不是科技成果,不能以科技成果登记证书认定上述两个项目为科技成果,且申请鉴定材料是裴某、李某撰写的,该材料有虚假的内容;涉案两项技术的完成是公司全体人员及供应商集体力量的结果,裴某、李某只是参与人员,也非主要完成人员,贡献有限。两项技术所带来的经济利润有限,与裴某、李某主张的数额相距甚远,《经济社会效益分析报告》只是公司为配合裴某、李某申请科技成果而制作的虚假数据,不能作为认定依据,应以汤姆森公司的审计报告为准。且公司已对裴某、李某支付了相应的奖励、报酬。

   裁判要旨:裴某、李某在汤姆森公司东莞分公司任职期间参与研发两个彩色显像管项目,后两项目获得科技成果登记证书,裴某、李某认为他们是完成、转化该科技成果的重要贡献人员,但显示器件公司却未给予他们相应的奖励和报酬,遂二人状告显示器件公司及其东莞分公司,要求其支付奖励及报酬300万元。二被告则称上述涉案项目并非科技成果,对奖励和报酬的计算标准也有异议。法院在综合全案证据和相关法律的规定的基础上认定涉案项目成果属于科技成果,并参考作为鉴定科技成果的材料提交给相关部门的《经济社会效益分析报告》计算出涉案项目投产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以及二原告应享有的相应奖励和报酬。

   推荐理由:本案是东莞法院系统受理的第一宗关于职务技术成果完成人奖励、报酬纠纷案,涉及到科技成果的认定,对完成、转化职务科技成果作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的判断,奖励和报酬的计算标准及计算方式等关键问题。本案的审理体现了职务技术成果完成人奖励、报酬纠纷案件的审理思路,即以举证责任的分配和证据裁判原则为基础,紧紧围绕原被告双方争议焦点,依照科技成果的认定、被告应否向原告支付报酬以及如何支付报酬的逻辑对双方证据进行甄别和采信,并最终得出合法合理的裁判结论。

   八、(2016)粤1973民初9964号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诉东莞市横沥某百货商场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系“”、“”、“”、“”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该四个商标的核定使用范围均为第33类,包括葡萄酒。在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出具公证书,证实东莞市横沥某百货商场对外销售了三瓶带有“”、“”、“”、“”标识的葡萄酒,经鉴定该三瓶红酒均为假酒。东莞市横沥某百货商场提出其进货的上家的名称,但经调查并未查实存在其主张的上家,无法查明其进货来源。

    裁判要旨:销售侵权商品的商家抗辩其有合法进货来源,但在其明知销售的商品是侵权商品,且举证不能或无法证实该商品是合法取得的情况下,仍应就其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推荐理由:目前涉及侵害商标权的案件中许多被告都抗辩成自己的商品有合法来源,藉此作为自己免责的理由,但是根据法律规定,需要在不知道该商品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且能证明该商品时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才不承担赔偿责任。

    九、(2015)东中法知刑终字第18号高某某、刘某某假冒注册商标案。

    基本案情:2014年初,经商量,高永红、刘晓东分别购买了制造鞋子的原材料后,高永红出面找到刘莲春、张玉莲、王小华、王娟等人做工作,刘莲春默许高永红的生产行为,并主动找张玉莲、王小华、王娟做工作,并多次催促张玉莲、王小华、王娟等人完工。2014年3月22日至24日,裕盛公司在例行检查发现该批计划外生产的newbalance鞋子,当场查获未经授权生产的MRT580BA型运动鞋548双(价值共计人民币363619.92元)以及同型号鞋面623.5双、同型号鞋底69.5双,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先后将高永红、刘晓东、刘莲春、张玉莲、王小华、王娟等人抓获。

    裁判要旨: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永红、刘晓东、刘莲春、王小华、王娟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依法均应予惩处。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高永红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二、被告人刘晓东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三、被告人刘莲春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四、被告人王娟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五、被告人王小华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高永红、刘莲春、刘晓东、王娟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东莞市中级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推荐理由:未经权利人许可生产商标产品构成假冒商标罪,而经商标权利人授权的企业生产计划外的商标产品也构成假冒商标罪,此案提示生产厂家切莫心存侥幸,陌伸手,伸手必被捉。

    十、东莞市鸿誉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基本案情:归仁公司是第12263427号“PPGE SHEET”注册商标的商标注册人,商品核定使用范围为第17类,包括塑料板等。注册日期为2014年8月21日,有效期至2024年8月20日。归仁公司提交的(2015)粤清国信第004771号公证书,公证了归仁公司进行了证据保全的过程,证据保全证明归仁公司于2015年10月10日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花费115元从协满公司购买了鸿誉公司生产的带有“PPGE”的塑料板材一块。归仁公司据此认为鸿誉公司侵犯了其商标权。

    裁判要旨: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侵权成立,关并认为鸿誉公司在原审法院对其持有的账册等证据进行保全期间,拒绝提供相关证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参考归仁公司的主张的经济损失及其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判定赔偿数额为50万元。鸿誉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东莞市中级人法院审理后改判鸿誉公司赔偿10万元并对其罚款10万元。

    推荐理由:案件的当事人有责任配合法院的调查取证,针对鸿誉公司不配合调查一事,原审法院未予以罚款,二审在查明事实后予以罚款。

相关热词搜索:东莞市 知识产权 案例 2016年 中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知识产权诉讼可在莞远程立案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