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店未经许可使用他人美术作品,被判侵犯复制权赔偿经济损失18万

来源:东莞知识产权保护网 2020-07-12 21:32:05 阅读
被告在门店招牌、订餐卡片、外墙上使用的标识虽并未使用原告作品中的第二、三部分,但原告作品的第一部分是整个作品的核心,上述标识与原告作品中的第一部分视觉上亦极为近似,认定被告已经侵犯王某美术作品的复制权,依法判决被告某公司赔偿王某经济损失18万元。
东莞版权律师
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王某B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粤19民终58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B。
  上诉人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以下简称某A餐饮店)因与被上诉人王某B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2018)粤1971民初174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8年7月2日,王某B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某A餐饮店:一、立即停止侵权使用王某B享有著作权的作品(登记号为国作登字-2014-F-00147541);二、赔偿王某B的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500000元;三、在广东省的省级媒体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道歉信内容由法院审定;四、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一审庭审时,王某B申请撤回第三项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经营者:俞海涛)停止使用侵犯王某B著作权的作品(登记号为国作登字-2014-F-00147541)的行为;二、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经营者:俞海涛)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赔偿王某B包含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180000元;三、驳回王某B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经营者:俞海涛)负担。
  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理由详见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2018)粤1971民初17431号民事判决。
  上诉人某A餐饮店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诉争作品是公有字体的简单排列,未形成鲜明独特的风格,达不到基本的智力创作高度要求,不具备美术作品的艺术美感,依法不应保护。诉争作品第一部分中文“饭菜真湘”系在“汉仪黑荔枝体简”字体基础上稍加修改,未改变原来字体的实质性特征,无法体现其对字体的智力创作。其中字,以倾斜不对称的“红色爱心”代替“真”字的“三横”,该种表达方式早已有之,缺乏独创性。诉争作品第二部分“THEFOODISDELICIOUS”和第三部分“默默无闻的爱”均为普通字体的简单排列,缺乏美术作品必要的艺术美感。诉争作品系将现有公开的资源进行简单修改,不具有独创性,该修改极其轻微或不具保护必要却对其保护,不仅剥夺了原有作品的权利,亦极易导致不当的占有公共资源。二、某A餐饮店使用与诉争作品差异极大,一般公众很容易将两者区分开,一审认定侵犯诉争作品的复制权错误。1.文字表达方式明显不同。诉争作品的文字以“汉仪黑荔枝体简”字体风格为主,用等宽的直线或斜线表达,字体简洁利索,显得刚劲有力;某A餐饮店使用的“饭菜真湘”文字以“华康海报体W12”字体风格为主,多以弧线表达,字形圆润丰满,显得憨厚可爱。2.文字具体设计不同。诉争作品“饭”和“湘”没有连笔,“真”字中间红心向右边倾斜,且下面两撇等长;某A餐饮店使用标识,“饭”没有连笔,“菜”字上部两竖变成两个小圆,“真”字红心位于正中间,且下面两撇一长一短,“湘”字三点水有连笔等特点。3.文字排列不同。诉争作品“真”字高出平行线,“湘”字低于平行线,非平行排列;某A餐饮店使用标识,饭菜真湘四字均为平行、上下排列。4.诉争作品比某A餐饮店使用标识,多了“THEFOODISDELICIOUS”和“默默无闻的爱”字样。因此,一审未考虑两者存在显著不同,亦未考虑汉字本身固有的结构、笔画及创作空间较小的因素,径行判定侵犯诉争作品复制权显然错误。三、诉争作品的独创性较低、价值较小,知名度低,对某A餐饮店营收贡献率低,且某A餐饮店没有侵权故意,使用行为轻微,对王某B影响较小,王某B为本案支出的维权费用亦较小。一审未考虑前述因素,判决某A餐饮店承担的责任过重。四、一审判决对诉争作品和某A餐饮店主要使用标识采用双重认定标准,显失公平。某A餐饮店主要使用标识与汉仪黑荔枝体简字体差异更大,理应具有独创性,亦受著作权保护。五、“饭菜真湘”是对服务特征的描述,缺乏独创性,一审判决赔偿金额畸高。1.王某B曾申请第12987053号商标、第16393582号商标及第24839860号商标在43类餐饮服务领域,但均被商标局驳回,目前已无效,足以证明“饭菜真湘”文字内容缺乏显著性和独创性。2.一审判决赋予王某B作品著作权的同时,采用注册商标保护的认定模式,不仅给予诉争作品餐饮服务保护,还予以碗碟餐具等其他跨类别保护,判决18万元,显然过高。综上,某A餐饮店上诉请求:1.撤销(2018)粤1971民初17431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王某B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2.由王某B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王某B辩称:一、王某B的美术作品是其独创的智力成果,对诉争作品从整体及局部上均为独创,且诉争作品具有艺术美感。1.第一部分“饭菜真湘!”的字体非现有字体,在字体的长短、粗细以及字与字之间的连接上均具有独特的设计。2.在“真”字方面,为了结合突出“湘”字,易于让喜欢湘菜的人接受,“真”字中间的“三横”采用“红色小辣椒形状”代表着湘菜“辣”的特点,又似不对称的红色爱心(并非通俗“心形”),给人一种“默默无闻的爱”。二、一审判决某A餐饮店的标识与诉争作品构成相同及相似,认定侵权正确。1.(2017)粤莞东莞第042493号公证书可显示,某A餐饮店在碗、碟、茶杯中使用的“饭菜真湘!”标识与诉争作品相同,在视觉上不存在差异。2.某A餐饮店的门店招牌具有中文字体“饭菜真湘”、中文字体“默默无闻的爱”、大写英文“THEFOODISDELICIOUS”,“真”字中间“三横”采用了“红色小辣椒形状(不对称的红色爱心)”的方式代替,与诉争作品在视觉上基本相似;在外墙、菜单、订餐卡中虽仅使用中文字体“饭菜真湘”,但亦同样在“真”字中采用“红色辣椒形状(红色爱心)”代替“三横”的方式,在该部分中亦与诉争作品在视觉上基本相似。某A餐饮店以其标识在字体的大小、长短、位置高低等细小的区别来主张与诉争作品存在显著差异缺乏依据。三、某A餐饮店故意侵犯诉争作品复制权,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1.诉争作品自发表后已通过报刊、互联网、微信等途径宣传,在东莞地区具有一定知名度。2.某A餐饮店未经授权使用与诉争作品相同及相似的标识,存在主观故意,且广大消费者亦是基于对诉争作品熟悉而进行消费,其经营地点亦属于莞城区中心地段,结合其侵权持续时间,一审判赔金额并无不当。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某A餐饮店向本院提交以下材料:1.第1619274号商标信息,拟证明早在2000年5月31日,案外人就创作了用爱心图形代替真字中间“三横”的作品,诉争作品缺乏独创性;2.第1597762、3185667、8770759、10739492号商标信息,拟证明在诉争作品创作完成前,将爱心图案代替文字笔画的表达形式在文字涉及领域早已普遍存在,诉争作品缺乏独创性;3.第12987053、16393582、24839860号商标信息,拟证明商标局在43类餐饮领域驳回与诉争作品相同标识的商标申请,诉争作品缺乏独创性和显著性。王某B质证认为:1.不属于新证据,已过举证期限;2.三组证据均无原件,代理人有在线核实与网上情况基本一致;3.三组证据均属于商标,非著作权,与诉争著作权明显不同,无法证明某A餐饮店想要证明的事实;4.第三组证据中的商标被驳回是因王某B申请注册的商标里存在“饭菜”二字,与本案无关,并非某A餐饮店主张的缺乏显著性和独创性,“真湘”的商标已被姚刚注册,是王某B的合作伙伴;5.若法院采纳该证据为新证据,希望法院对某A餐饮店进行罚款处理。王某B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本院对上诉人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法律适用进行审查。根据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的上诉和答辩,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某A餐饮店是否侵犯了王某B对案涉美术作品享有的著作权;二、一审判赔金额是否过高。对此,本院分析如下:
  关于焦点一。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中,王某B提交了《作品登记证书》证明其对“饭菜真湘”作品享有的著作权,某A餐饮店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反驳,一审法院认定王某B是案涉作品的权利人,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其次,被控侵权标识与案涉美术作品构成表达上的实质性相似,侵犯了王某B的著作权。案涉美术作品在整体构造上由第一部分中文字体“饭菜真湘!”、第二部分中文字体“默默无闻的爱”和第三部分大写英文“THEFOODISDELICIOUS”构成,某A餐饮店在碗碟上使用的标识亦由该三部分组成,文字线条、排列与案涉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仅缺乏第一部分的“!”,构成侵权。某A餐饮店在门店招牌、订餐卡片等多处使用的标识以及在店铺外墙使用的均由第一部分中文字体构成,该部分中文字体突出,属于美术作品整体造型的核心内容,其中美术作品中的字,中间三横由倾斜的红色爱心代替,构成第一部分造型中的独特表达,被控侵权标识中的“真”字,其中间的三横亦由红色爱心代替,与美术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侵犯了案涉美术作品的复制权。某A餐饮店二审提交的商标信息与本案诉请保护的著作权并非相同的权利,不足以否定案涉作品的独创性特点。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或者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出租者不能证明其发行、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本案中,案涉美术作品首次发表时间为2013年6月16日,某A餐饮店注册时间晚于案涉作品发表时间。某A餐饮店主张其使用的标识系自行设计创作,但二审陈述其没有创作底稿,不能提交证据支持该主张,故根据前述法律规定,某A餐饮店作为案涉标识的复制者,不能证明其制作有合法授权,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关于焦点二。承前所述,王某B享有案涉作品的著作权,某A餐饮店实施了侵权行为,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至于判赔金额,原审法院综合案涉作品类型和知名度、侵权行为方式及经营场所规模、位置等因素,判决某A餐饮店赔偿王某B包含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180000元,并无过高之处,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某A餐饮店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900元,由上诉人东莞市莞城某A餐饮店负担(已预交)。
  二〇一九年四月一日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转载或引用资讯均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不慎触及到权利人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版权环境
下一篇:最后一页